第六百四十九章 阴谋很大-天子
<video class="ehuka"><font class="ehuka"></font></video>

yabovip04 > 锦衣状元 > 第六百四十九章 阴谋很大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六百四十九章 阴谋很大

        杨慎和余承勋将朱浩叫到跟前,把要在年轻翰林中挑选日讲官的事一说,朱浩不解地问道:「我初到翰苑,至今尚且不到一年,何来资格进侍日讲?前面那么多学士、侍读、侍讲,怎么也轮不到我吧?」
       余承勋笑道:「你就说有兴趣与否吧!」
       朱浩苦笑:「这是能以我个人意志来做决定的吗?还是说……另有隐情?」
       杨慎解释道:「其实是陛下下旨,要在翰苑中挑选年轻人入宫伴天子日讲,敬道你认为这背后有何目的?」
       「哦?是这样吗?不好说……」
       朱浩眼珠子一转,好像想到了什么,笑着摇头却不继续说下去了。
       杨慎叹道:「你行事还是太过消极……陛下想在年轻一辈中,挑出可为其所用之人,朝夕相处,引为心腹,将来高升的机会大把……如此良机他人都极力把握,现在有机会摆在你面前,你居然不为所动?」
       「呵呵……用修兄你觉得我有机会吗?」
       朱浩耸耸肩,无奈问道。
       「当然。」
       杨慎肯定地回到,「机会很大。」
       有机会个屁。
       朱浩心想,你很清楚我朱家参与到谋杀新皇兄长之事,把我挑进日讲官里,根本就是为了恶心小皇帝,哪里是在帮我?
       余承勋笑道:「看来敬道对此有所准备,那就让他去吧……敬道与陛下年岁相差不大,应该会有共同话题。」
       「嗯。」
       杨慎重重点头。
       从杨慎和余承勋的反应,朱浩察觉出一丝端倪。
       朱四提出此议时恐怕根本就没有在他出身来历上做文章,但歪打正着,让杨慎以为可以利用此事来教训一下小皇帝,结果就是进入翰林院不久的他居然有机会当日讲官,这算是一次非常规提拔。
       当然,如此做还是过于冒险。
       难道杨廷和回头不会考虑新皇到底有何目的?
       不会怀疑到他朱浩头上?
       朱浩苦笑道:「两位,不是我挑活,实在是……以在下的能力,难以胜任。受限于阅历,在下对经筵日讲一无所知,对于讲什么内容更是一头雾水,如何能不辱没翰林院名声?」
       杨慎宽慰道:「讲什么不重要,关键是看谁去讲……这样吧,如果你实在找不到讲的内容,就讲一些跟儒家学问没有任何关系的东西,只要新奇有趣,能逗陛下开心就行。」
       「用修,这样不好吧?」
       余承勋一听,率先反对。
       经筵日讲有着严格规定,所讲必须是儒家经义,你倒好,直接跟朱浩说,让他随便讲?更狠的是与儒家学说无关都行?
       那岂不成了胡说八道?
       杨慎态度强硬:「年轻人就该有年轻人的朝气,需要有新思维,而陛下也喜欢这些,你好好准备,我要看看你的讲义……若是你所讲在我看来合适,那非有你朱敬道一个日讲席位不可!」
       「呃……用修兄不是言笑吧?」
       朱浩没想到杨慎头这么铁。
       你这是想拿我当炮灰啊!
       随便去讲,故意戏弄小皇帝?
       让人看小皇帝笑话的同时,把我架在火上烤?
       果然你杨慎不是因为欣赏我才让我进日讲,更多是要试探我吧?
       行!
       你牛逼,这活我还真接了!
       ……
       ……
       朱浩当天就编写了一份「讲义」,交给杨慎审查。
       杨慎看完后不满地道:「太过中规中矩,不行,拿回去重写。」
       朱浩道:「讲义中所列学问,跟
       理学只是稍有衔接,这样都不行?」
       「当然不可!非离经叛道之内容,就不要给陛下讲了,陛下想听的是儒家以外的学问!你放心,你所讲内容,我会提前拿给当日值守学士阅览,他们心里有准备,不会以此来刁难于你。」
       杨慎铁了心要给小皇帝个下马威。
       朱浩看出来了,这应该不是素来循规蹈矩的杨廷和的主意,肯定是杨慎自作主张。
       而杨慎的保证,在朱浩看来一点信誉都没有。
       我给皇帝讲离经叛道的学问,就算你提前跟同时在场的翰林院同僚打过招呼,他们背地里还是会议论,把我归入异类之中,那时就不是我是否想留在翰林院的问题,或许别人会联合起来把我赶在!
       「那行,晚上我回去后再行整理。」
       朱浩拿回第一版讲义,然后与杨慎和余承勋辞别,回家去了。
       ……
       ……
       当晚,朱浩见到朱四。
       「……朱浩,他们果然让你当日讲官了?真好,这样朕跟你就能时常在皇宫见面……朕是这么想的,有了这名头,咱就不用每次都到宫外来商议事情,有事宫里边就能说。」朱四一副智珠在握的模样。
       朱浩问道:「日讲时,若陛下总找臣单独叙话,难道他人不会将此事外泄?旁人不会怀疑?本来我们的见面是秘密进行,甚至让他人传话便可,现在非要君臣在宫里私会,那目标岂不是比以前大多了?」
       「这……」
       朱四一时语塞。
       张佐打量朱浩,随即感觉到不对,朱浩这不是在规劝皇帝,简直是在讽刺朱四自作聪明。
       朱浩,你胆子可真大。
       算了,咱家不理会,就当没听到。
       张佐随即耸拉下脑袋,装透明人。
       朱浩道:「他们让臣日讲时,教授一些离经叛道的内容,故意拿陛下来消遣,陛下对此作何感想?」
       朱四并没有生气,想了想道:「真损。」
       「不过臣倒是觉得,有些内容不是不可以讲,甚至有些东西由臣来讲,反而效果会更好。」
       朱浩话锋一转。
       「嗯?」
       朱四没听明白。
       刚才你好像还埋怨朕自作主张,怎么现在却又赞同朕的观点了?
       张佐问道:「朱先生,何意啊?」
       朱浩道:「素来经筵日讲,所讲都是经义以及儒家圣贤所为,以此规劝陛下修身养性,看似正大光明,却陈腐呆板,无大的必要!」
       「啪!」
       朱四一拍桌子,「还是朱浩你理解朕,他们讲的都是什么贵?论讲经义的能力,还不如你呢!朕八岁时候听你讲课,稍微思索便懂了,他们却整天之乎者也,让人不知所云,每次朕都听得昏昏欲睡。」
       「哼,怪不得他们半辈子才考上进士,而朱浩你十几岁就能中状元!不是一个水平啊!」
       张佐吓了一大跳,听完皇帝的话更是咋舌不已。
       这赞誉,应该没有哪位臣子能获得吧?
       唐寅也要靠边站!
       难怪朱浩能得到皇帝如此信任和器重,水平在那儿摆着呢。
       朱浩道:「既然他们新皇我讲离经叛道的内容,那陛下跟臣就好好给他们上一课,让他们听点与众不同的东西!」
       「好!」
       朱四格外兴奋,尤其这件事还是他提出来的,现在朱浩帮他完善,以此镇住那帮尽出损主意的文官,让朱四有一种亲身参与的畅快感,「怎么讲?需要朕说什么做什么,你尽管提,朕照做便是。」
       张佐提醒:「陛下,这样不好吧
       ?经筵日讲很神圣,若是公开讲一些离经叛道的东西,就算镇得住那些学士,恐怕朱先生未来在翰林院的前景也很……不妙。」
       「是吗?」
       朱四转头望向朱浩,等朱浩回答。
       朱浩道:「翰林院前景没什么大不了,再说了,此事由杨阁老家公子主动提出,只是由我来执行罢了,不过是演一场戏……就算我因离经叛道而被驱逐出翰林院,甚至逐出京师,陛下大可将我的官职给卸了……到时我以一介散人之身也能留在京城,与现在所为之事,并无本质差别。」
       张佐感慨道:「朱先生,如此做,牺牲会不会……太大了点?」
       对一般人来说,仕途前景就是一切。
       但听朱浩的意思,为了完成新皇打压文官的意向,不惜以自身仕途前景和政治生涯来当赌注,一次日讲估计就能让朱浩「身败名裂」,就算日后朱浩在朱四的支持下回朝,恐怕也会在文官中被当作异类,很难再融入以儒家士子为主的官僚体系中去。
       朱浩看张佐那惊讶的表情,心想,你当我杀呢?
       我是不讲儒家的内容,但也不是什么真正离经叛道的东西,我讲天文地理行不行?讲地理大发现!
       讲经济学、社会学!
       我又不是攻击孔夫子和儒家诸位先贤,真以为我蠢到要自绝于朝堂呢?
       朱浩道:「陛下,在此便先商议好,到时我如何讲,你又如何提出质疑……就当是演一场戏!若是因此吏部要将臣调去地方为官,陛下便以臣离经叛道为由,剥夺臣的官职,让臣继续留在京城。」
       「嘿嘿,好。」
       朱四倒觉得不错。
       朱浩跟文官集团作对,一旦事发,等于说朱浩跟杨廷和彻底决裂。
       对朱四来说,这是朱浩牺牲个人利益帮他,朱四当然会更加欣赏和信任朱浩,而不会去想,其实这也是朱浩在他面前所演的一出戏。
       ……
       ……
       跟朱四说完正事,朱浩继续编写「讲义」,他已思考清楚,就算给杨慎一份编好的满纸荒唐言的讲义,也不会完全照上面的内容来讲。
       这件事其实到现在为止,只是朱四和杨慎的一厢情愿,他们的设想并不会一定实现,最终决定谁去完成经筵日讲,还要看翰林学士等人的决定。
       第二天朱浩刚到翰林院,尚未见到杨慎和余承勋,刘春便派人来叫他去学士房,显然刘春得知皇帝要选年轻人进侍经筵日讲之事,打算提拔一下救命恩人。
       -wap..com-到进行查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eijiajia.top。

智能家居工程师:个性化“管家”的创造者。
万和电气:拟150万美元设立埃及合资公司,建设年产量达200万套热水零部件生产线及50万套热水整机生产线项目。
江阴银行:长达钢铁减持1430万股公司股份,新锦南投资被动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
书写“我不见外”的故事(来华留学生讲中国故事。
西藏阿里地区日土县发生33级地震,震源深度10千米。
枣庄市市中区光明路街道“学习强国”主题广场正式亮相。
/纵仙传/卯仙/养成弟子后,我怎么无敌了/坐拥黄昏/地兽/与祫。
/末世进化:尸源/一盏梦笼/要命!暴戾秦爷每天缠着我要亲亲/亦妖言/网游之全民修仙/排骨炖西瓜。
/莫斯科的浪漫故事/薇涅拉/二货重生手册/凉残真/穿越之农女医妃/红尘爱。
/谁偷了前世梦,谁乱了今生情/红檐蓝瓦/皇帝是个冒牌货/青云在眼前图为贵宾们在校园广场合影留念。
上海市徐汇区高中语文教研员上官树红、上海市徐汇中学校长曾宪一、锦衣状元市教科院语文教研员钱建江担任嘉宾,伟长实验部袁菊华老师担任主持。
两校老师畅所欲言,交流了各自复习备考的做法与经验,认真解读了考试大纲。
在考试安排方面,方主任就毕业班、非毕业班分别进行了通报。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