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8章 停下-笔下通天
<video class="ehuka"><font class="ehuka"></font></video>

yabovip04 > 我道侣修习了替生术 > 第458章 停下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58章 停下

        唱完。久久回味诗中意味。为之一震,心中豁然开朗。当下哈哈大笑起来。“山海永恒。人在这
       万物面前不如蝼蚁一般么?我无亲无故,亦无仙佳卷。早已身无一物。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
       埃?”
       “剑魔住这人间仙境之地,真是再好不过。”
       “我已经无一物,只差一物没有忘却,那便是剑。这峰既然没人取名,便叫做忘剑峰吧。哈哈,
       哈哈!快哉!”剑魔狂笑了几声,满是愉悦。从此便在这峰上住了下来,静悟自己的一生。
       剑魔每日与星月太阳做伴。以天地为友。在山上参悟十数年,无欲无念,忘我忘剑,心若无物。
       将独孤剑法融于无式,取天地之气,悟出了天华剑,日轮剑,幻月剑,火素剑,飞星剑五招的天烈五剑和将自己与剑合一的剑招无天无剑。并开创了独孤门一派。
       最后终老在忘剑峰上。而独孤门开派之后行侠仗义,降妖除魔,剑术高超,在江湖中声明大噪,和倥侗,紫云成为江湖三大门派。忘剑峰也因此和息心峰成了土山中齐名的两座奇峰之一。
       六月正值春末夏初之季。这一日,天空暗澹无光,太阳已被乌云吞没,顷刻间,电闪雷鸣,拳大
       般大的雨滴重重的砸了下来。一场大暴雨降临了。土山息心峰山道上,十九匹轻骑顶雨疾驰。三骑在
       前,十六骑跟随其后。三骑排成一个三角。为首一人是个老者,左右分别是一男一女。这两人,男的
       二十来岁,女的才十八岁,男的骑一白马,模样甚是英俊,女的骑一枣红马,容颜俏丽。为首的老
       者,骑着一匹乌黑大宛马,一身丝绸蓝袍,两鬓已经斑白,一缕长须随风飘扬,头上一个束发的发
       冠。眼睛炯炯发光,甚有气势,显示一代名家风范。正是独孤门第四代掌门人宁悟阙。
       宁悟阙眉头紧锁,情严峻,勒马奔驰,脑海里回忆起一天前,在独孤门发生的事:“那日,他
       正在武堂钻研剑法,一个弟子突然冲了进来,大叫:“掌门!掌门!外面一个满身是血的山民前来求
       救!”宁悟阙大骂弟子慌张无主,便跟着来到大厅。只见一个山民浑身是血突突流个不停。宁悟阙仔
       细端详,发现这山民左臂只剩了半截,血肉模湖,筋骨可见,不禁让人寒毛直立。山民见到宁悟阙,
       便哽咽着说了起来:“宁掌门,请救我们,前日我和山下十几个山民约好前去息心峰采药。不想在息心峰碰到妖怪,这妖怪凶残无比,见人就撕就咬,我当时被咬断一手,登时昏了过去,等我醒来,他
       们已经不见了!宁掌们,求您救救我们!”当时宁悟阙正要打听妖怪模样,山民已经昏死过去。宁悟阙吩咐弟子对其包扎伤口。便立马召集门人,选了一批门下的高手,决定今日对息心峰搜山。”
       其实这几个月来,州各地时有妖魔出没之说,尤其是与忘剑峰相对而立的息心峰,妖魔出入之
       说更甚,宁悟阙很早就派弟子查探,可惜一直没有结果。宁悟阙一直以为不过是谣传。
       宁悟阙陷入沉思:“昨日那山民全身血肉模湖,说碰到了妖物,难道真是妖魔?如果是真的,难
       道,难道,难道是他!?”想到此,宁悟阙不敢再想,心中隐隐感到不安。
       “师父!前面岔路口有滩血水!”一个雄健而有磁性的声音打断了宁悟阙的思绪。说话的正是那
       骑白马的少年。名叫周行,是个孤儿,自幼被宁悟阙收养,是独孤门的大弟子。周行天性聪明,
       独孤剑法数他学得最好。虽然门内很多年纪长学见数十载他的人也未接过他十招,便落败。兼之为人
       温厚仁善,对门下同门亲如兄弟,待人真诚。因此虽然年纪轻轻被宁悟阙提为大师兄,独孤门内确欢
       呼雀跃,十分拥戴。周行穿着一身澹蓝色短布衫。背上背着一个镏金打造的剑匣。二缕青发随意的
       分在额头两侧,头上一个束发的布带。一缕长发搭在了肩后。手上拿剑,正往前一指。
       宁悟阙顺着周行所指方向望去,见不远处一处血红的洼塘。显然是血水构成。心头一惊。喊
       到:“大家随我到前方洼塘查看查看。”
       “是”众人宁了,快马加鞭随着宁悟阙奔到了岔路口处。“啊!”奔到岔路口洼塘,所有人都不
       自觉地惊呼起来,只见山道上,残肢断腿分散四处,血水在暴雨中被冲刷得到处都是,聚到这个坑洼
       之地,形成了一个血水构成的洼塘。
       “唔…!唔…!”那穿红衣的妙龄女子捂着胸口,已经呕吐起来。“爹爹。这看的让人心尽肉跳
       的!我们快快离开吧!”说话的正是这女子。名叫宁素华,是宁悟阙的独女。被宁悟阙视为掌上明
       珠。
       “素儿,当初是谁硬吵着要跟来杀妖怪的?现在怕了是不是?女孩子家就是没出息。”宁悟阙似
       怒非怒的说道。
       周行见师父情,生怕宁素华被宁悟阙责骂,抢道“小师妹,你要觉得身子不舒服,让我送你
       回独孤门吧。这次想来会有一场恶战。”
       宁素华见周行话语之中满是关怀之意。不由得心头一热。柔声道:“哼!我才不怕呢。刚才是
       说个笑话的!有大师兄和师父还有这么多师兄在,我放心的下。”她这话里,大师兄这三字声音甚是
       微弱,众独孤门弟子听了,都哈哈大笑。道:“小师妹,你是只要大师兄在就不怕了吧!”
       这宁素华自幼和周行长大。对周行早有情意。众人都看得明白,便在这时来取笑她一番。
       “你们!再说,保你们一个月没饭吃!”宁素华面怒心喜,心中在想:倘若,真的只有我和大师
       兄两人,我们仗剑行天下,那便是有天大的危险,我也不怕了。”想到此,顿觉脸上火热,心跳不
       止。
       周行见众人都拿小师妹开玩笑,心想:师父对我有恩,把我养育成人,小师妹又是师父独女,
       和我从小一块长大,我待她就如亲妹妹一般,可真没有男女之情,不能让大家坏了小师妹名声,忙补
       了一句:“众师弟可不要胡语,坏了小师妹清誉。我待小师妹…”
       没等周行说完,众师弟门已经插嘴道,“待小师妹怎样,我们。
       。”也没等众师弟门说完,
       宁悟阙轻轻哼了一声。独孤门弟子便突然没了声息,立即闭口。其实周行想说的是“我待小师妹就
       如亲妹子一样,绝没有半分男女之情。”而众师弟们却是想说“待小师妹怎样,我们自然知道,那叫
       郎才女貌。”
       宁悟阙朗声道:“不可胡闹!赵成,赵武,你们两兄弟过来,看看这血水附近有什么异样。其余
       众人到前方崖壁下休息。今日雨大,想必赶路赶得也累了。”众人得师父吩咐,便牵马到了崖壁下,
       避雨休息。
       赵成,赵武从众人中走了出来,提剑在血池附近察看起来。这两兄弟都是高高瘦瘦的个子,都是
       独孤门中的使剑好手,加之两兄弟心意相通,将独孤剑法配合的天衣无缝,是以这次下山除妖,宁奉
       仁也带了他们。
       宁悟阙看看了宁素华,只见她站在雨中,低着头。心思估计飞的远了。而周行已经帮张成,张
       武两兄弟去了。想起刚才众弟子的言语,宁悟阙摇了摇头,想到:“素华和行儿自幼在一起,我是看
       着他们长大的,女儿的心思我还不懂么。至于行儿,他一直把素儿当亲妹妹看待。倒是感情这事可以
       培养。这二十年来,行儿为人处事甚是沉稳得体,独孤门中悟性数他最好,剑法也是独孤门中最高,
       难能可贵的是武强而不傲,品行端正,深得众弟子人心,将来若由他继承掌门,定可光耀独孤门门
       楣。到时我把女儿许配给他,那一生也无憾了。”
       想到此,宁悟阙脸露微笑,看着周行,只见他脸上棱角分明,宽宽的额头,剑眉虎目,眼睛中
       透出一股纯净而深邃的光芒。给人一种安全和沉稳的感觉,薄薄的嘴唇,微微一笑,当真是俊朗无
       比。陡然间一个念头窜入他脑中:“行儿和他爹真有七分似确少了三分邪气。”
       想到此,宁悟阙心中惊慌。“不行,周行不能当独孤门掌门,他不能娶我女儿!”登时间脸上
       笼了一层阴云,毫无血色,甚是难看。
       宁素华见父亲脸上时喜时悲,担心起来,走近宁悟阙,挽着他的手道:“爹,你没事吧?”
       宁悟阙被女儿拉回来,缓缓道:“爹没事。”
       宁素华松了一口气,道:“爹爹,大师哥他们在雨中找寻线索,很是辛苦,我这也去帮一帮他们吧。”
       “不必了!”宁悟阙突然大声吼道。
       众弟子均是疑惑,怎么师父突然这么大火气,宁素华也被吓了一跳,问道:“爹?你怎么了?”
       宁悟阙心中甚是矛盾,语气又缓了下来,说道:“你去帮帮行儿他们吧。”
       宁素华提剑向周行跑去。众人见小师妹也去帮忙了,自己坐在这享受安乐,心中觉得不安,便
       也请示了宁悟阙,跑去一起查探线索。宁悟阙坐在石头上,闭目打坐,安静心。
       不一刻,雨渐渐小了。周行跑了过来,道:“师父,前方岔路口两条山道上均发现熊掌大小的
       足迹。不知该往哪个方向追?”
       宁悟阙提剑道:“走,前去瞧瞧。”跟着和周行来到岔路口。宁悟阙看看了道上的足迹,用剑
       比了一下,发觉这脚印比熊的还要大,看来定是庞然巨物。
       “魔魁!”宁悟阙呼道,众人也是一惊。这魔魁,宁悟阙曾说过,乃上古时代就有的山中通晓素
       气的邪物,是上古邪蚩尤的士兵,力气巨大无比,生性凶残。后因蚩尤被黄帝以九仪天尊剑所斩
       杀,其属下的魑魅魍魉之辈被黄帝以先天法所禁锢于土山地底的地脉之中。因此久未出现于人世,
       这次突然发现魔魁的脚印,宁悟阙心中突突跳个不止,大感不妙。
       宁悟阙望着两条山道,一条往西南延伸是连接通往洛阳官道的。而另一条往东北延伸,是往土山
       深处而去。心想,往西南的山路连向官道,那里路面宽广,视野辽阔,即使碰到妖物也不至于太危
       险。而这东北的山路弯弯曲曲,是往土山深处而去,若有妖物出没,甚是凶险。宁悟阙想定了计策,
       道:“赵成,赵武,素华你们三人带着众人走这条西南山路往官道去追寻妖物踪迹。行儿你武功高
       些,和我一起往东北山道土山深处去寻妖物。”
       “爹爹,我要和你们同去。赵成,赵武武功厉害,那些小妖一定可以收拾,我和你们一起,多个
       帮手。”宁素华见宁悟阙和周行只身犯险,留下自己和众人去那风行浪静之地,不免有些担心。
       宁悟阙情严肃,道:“素华,此次下山,可不同以往杀些小妖,这次的妖物是上古魔兽,很是
       厉害,你和赵氏兄弟以及众人去官道清了妖怪,免得惊到路人,若跟着我和行儿去这深山之地,凶险
       无比,爹爹可真没办法分心来救你。”
       周行想着:“师父叫我单独和他老人家一起往深山寻妖,看来这次定有恶战,小师妹要跟着我
       们,出了意外,我拼了性命也会救她,以报师父大恩,只是终究要分心。”也朗声对小师妹道:“小
       师妹,有我保护师父,你放心的和大家去官道寻妖吧。”
       宁素华脸上一红,心中嗔怒:“人家担心爹爹,其实更担心大师兄你。”便提剑上马,道:“那
       爹爹大师兄要多加小心。我们去了。”说罢,和赵成,赵武带着众人纵马往西南小道而去。宁悟阙和
       周行也上马奔向东北小道。
       宁素华和赵成,赵武以及其他众师兄弟顺着道上的巨型脚印一路追寻,到得离官道还一半之处,
       脚印登时消失了,赵成,赵武勒住马,说道:“大家停下!”
       众人皆停下马来,宁素华问到:“怎么停马不前了?”
       赵成道:“小师妹,这脚印追到这突然没有了。”
       宁素华咦了一声,跳下马来,四处巡望了一下,见此处西面皆是峭壁,怪石嶙峋,而东面则是一
       坡地,灌木丛生,树木甚多。自语道:怎的脚印突然没了?难道这怪物会飞不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eijiajia.top。

民航局发布《民用机场卫生间规划建设和设施设备配置指南》。
涉案金额流水逾百亿元!中泰警方联动侦破特大跨境非法赌场案。
湖南进出口货物在RCEP项下得实惠前10月对RCEP成员国进出口同比增长287。
/青春不复往昔/小林穆帘/死对头竟然是我前世爱人/曲向天歌/君道莫笑醉沙场/枫火。
/只怪相思太入蛊/园园一只/不过是黑魔法防御课教授罢了/大海船/直播荒野求生,我在星际养僵尸崽崽/采菱子。
/我的兴事/Bever/密教奇闻/0717芒果哥/厉害娘亲,我爹是谁?/姬夜舞。
会上,杨红苗副校长对这学期的后勤工作进行了回顾和总结。
此次讲座不仅关涉教师自身的家庭关系问题,我道侣修习了替生术为教师们理解学生、帮助学生解决成长中的问题提供了有益支持。
朱林祥老师作为60后教师,对新的教学辅助技术充满着热情,他平时就花大量时间研究PAD的各种功能,主动向擅长信息化教学的朱晓月老师请教。
西交利物浦大学是西安交通大学和英国利物浦大学联合创办的一所新型国际大学。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